一级消防工程师?

2021年度的一级注册消防工程师考试结束了,现在考的人还是很多,但是其中有很多人,应该对于这个证书的价值以及前途并不是很明朗,下面我就通过自身经历,来聊一下这个过程。

我是2019年接触到的一消,之前听人说过,这个证书很值钱,而2018年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低压电工操作证,觉得考一个证没有那么难,当然自己在学校学的是电工,但是毕业之后就没干过电工,理论知识是有些,但是必竟也是二十多年了。

那时候打开头条的推送广告都是一消的广告,于是就跃跃欲试,但是还没真正下定决心,直到有一天我给老行打了个电话,听他说,他报名了,而老行快50岁了,我才40多点儿,他能报,我也能报,于是就在头条上找了一个培训机构,也只是简单问了问,就交了钱,5000块钱,有人说,为什么没有和老行报同一个机构,老行也是在网上自己找的,并没有熟人,我也自己找一个吧,当时觉得自己网络这块最起码比他熟,比他行,也就自己报了,报名是在2019年的八月底,然后备考当年的考试,考试时间是当年的11月初,现在看来,在时间上根本不可能考过,也就是说从时间段上看,培训机构己经在骗人了,而且目的很明确,只为骗钱,不求学员考试通过。

报考的机构是北京智诚鑫睿科技有限公司,先联系我的业务姓李,是一个小伙子,他说他老家是河南的,开始给邮来了教材三本,还有一份合同,因为之前没有报过,也不知道流程,感觉还挺正式的,合同书签上字之后,把照片发回了机构,听课可以连续听三年,学历可以包装,然后证书到手之后机构给挂靠,但是并没有说保过之类的话,后来又照了相,传了照片,两张不同衣服的。小李发完教材合同之后,就说学习的事包括报名照片的事,都由一个姓徐的老师经办了。

接下来就是听课了,开始是一个姓宋的老师,有50多岁,人看着很实在,讲课讲的也很认真,但是他确实很想讲明白,一个问题来来回回讲了很多,我们也确实很想听明白,但是有时却越讲越糊涂,了解过消防的人都知道,知识面太广,数据太多了,又是外行,直播课里能跟上课程的,就是说老师提问能当时回答上来的,寥寥无几,上直播课很伤自尊,越上越没有积极性,只好放弃直播课,改上录播课,上班空闲听,下班听,好像到了十月份的时,机构的一个声称是他教导主任的姓江,男的,第一个电话是早晨不到九点的时候,我以为他只是督促学习的事,说个三两分钟就完事了,其实不然,这个电话说了很长时间,先问,觉得学的怎么样,我说学的挺吃力,他说正好,机构为了提高学员的通过率,办了什么白银班,黄金班,钻石班等等,我很警觉,就说没钱,然后他就又说,这次机会难得,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,如果没钱,可以用信用卡,或者花呗,我一听,这哪是一个培训机构该说的话啊,人家目的很明确,只为捞钱,其他都可以没有!

他在电话里死缠烂打,一门心思就是让你交钱,而我当初就是有底限的,就花那5000块钱,多一分也不拿,他没办法,最后让我再考虑一下,结束了通话。

到了十月中下旬,进入了考试的冲刺阶段,机构请了两个女老师,来给串内容,人家她们肯定是和机构谈好的,多少个课时,串完哪个课程,多少钱等等,所以上课的时候,那个女老师说话速度很快,很着急,大多数的学生都说跟不上,但是老师说,那没办法,我要多长时间串完整个课程,太慢了,就串不完了,接着又是叽里呱啦连珠炮似的,听吧,根本跟不上,更没有反应的时间,人家根本也不给你反应的时间,跟了一节还是多少,只能放弃。这就好像你根本走不动,弄两个人架着你,然后再有个人在后边拿鞭子抽着你走,根本无济于事,最后不但没有走动,还把腿给弄坏了。

关于机构串内容来说,其实就是在应付公事。他们可以给学员说,你看我们请老师来了吧,而且请了好几个,至于效果怎么样,我们不管,反正我们是请了,其实这种不付责任的方式,对于学员伤害挺大的,不但不能提高效果,还打击了积极性。

现在的培训机构都有模拟题,练练手什么的,他们那一道也没有。

终于等来了考试,他们给我报在了江苏连云港,从德州到那没有直达车,要在徐州倒车,于是在网上订好火车票,没在网上订宾馆,因为能在网上订的,都是比较贵的,所以不敢订。半夜坐火车,一路无话,第二天下午到达目的地,四点多了,我想着骑个共享单车去考场,结果你猜怎么着,连云港没有共享单车,不是我诋毁连云港,在火车站附近,应该是繁华地带了吧,但是真没有,必须坐公交车,一块坐车的小伙子,在火车站附近给我找到了直达的公交车,焦急等待中,匆忙上了车,给小伙告别,我经常在火车上跟陌生人聊天,但是又不愿意聊,为什么,因为只是在火车上见了一面,但是这一辈子可能就只见这一面!

到了考场,是个职教类的学校,地理位置很不错,就在花果山脚下,还要步行一段距离,按图索骥找到考场附近,都是人啊,都是来看考场的,而且都是外地人,我问了问,我们山东的就有很多,菏泽的,滨州的,聊城的,烟台的,青岛的,还有河南的。我问了问,是第一年考吗,很多是第二年考,也就是说很多人第一年都没有过,而且他们身边也没有考过的。

基本上集中在一个楼上,考场己经定了,但是座位号还没贴,所以还不能进,有好心人提醒我,你快去找旅馆吧,这么多人,晚了订不上,我觉得也是,问了问,最近的旅馆,果然很忙,但是幸亏不是旅游旺季,标间要200多,没必要,能睡觉就可以,普通间打打价,70块钱,订下,给老行打个电话,他在南京考,让儿子带着去的,订了一个快捷酒店,好几百,而且离考场还有很远,要打车,还要大几十,但是他说了,考下这个证来,可以改善家庭条件,怎么着也值了,我当时挺纳闷,老行怎么这么信誓旦旦,怎么就确定自己一定能过呢?当时他没说,直到事情过去了很长时间,他才跟我说,他当时就报了他们所谓的什么钻石班,花了两万多,人家给他打了保票的,说一定能过。

第二天九点以前,赶到考场考试,一看试卷,傻眼了,懵了,业内都知道,2019年的题是最难的,技术实务的题,而且是第一天的第一科,给人当头一棒,不知道出题的人是基于什么想法,还是那一年本身报考的人就多。没有一个直观题,每一道题都要绞尽脑汁的去想,当然这只是我的感受。我身后是本地的一个女士,我跟她聊了聊,她是全日制大专毕业的,她说她是看到她身边有几个人都过了,她之所以才报的,这让我多多少少增加了一些信心。第一场考完,脑仁疼,用脑过度。

第一天晚上考试结束之后,我问老行考试情况,说太难了,他似乎有些泄气了。

每一科都要换一个考场,而且每一场一个准考证号,第二天中午考试结束,旅馆已经退了,直接坐上公交,直奔火车站,公交车上一车人都是考试的,互相对着题,我就是个一知半解,但是感觉他们说了半天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可见是旗鼓相当。

到了火车站,说实话,连云港的火车站修的真是好,又大又宽敞又漂亮,我在2010年左右来过,现在是今非昔比了。

坐上火车之后,还是要到徐州去倒车,在徐州上车之后,车是从南京方向开来的,几乎一个车厢的人都是考一消的,有哈尔滨的,黑龙江的,齐齐哈尔的,我觉得自己已经够远了,没想到比我远的有的是,这些没有在本地参加考试的,都是和我一样,由于学历不够,由机构包装之后去往外地考试的,而他们的情况不会比我太好,抱着侥幸的心理,随便学学,弄个证,挣个钱,想的如此之简单,哪里想到如此之难,跑了几千公里,穿越大半个中国,就为了考一个证,所以这也造成了社会上流传着一消难考,而且通过率低,能不低吗?侥幸心理加上培训机构的不负责任,这也是必须结果。

回来之后,北京智诚鑫睿迟迟不开课,说是有疫情,有疫情咱也理解,但是也不能一直不开课吧,再说你是网课,又不是线下课,给徐老师发微信,她回答的很直接也很简单,没有接到通知,后来微信也不回了,打电话,回话还是这一套,而且没有任何的歉意,理直气壮,我也是打工的,没有接到通知,我只好通过天眼查,找到她们法人,一个姓董的,问什么时候开课,还是以疫情来搪塞,说话冷冰冰的,这时候人家别的培训机构早已经开课了,我说不开课,能不能退钱,她说,不能,不但没有任何愧疚,而且态度蛮横,大有一幅我就这样,爱咋咋地的样子。

我联系到之前的学员,他说他联系到十几个人,现在都不打算在这学了,另找了机构,他们也不打算告北京智诚了,他们没有时间,也没有精力,后来我又通过网络联系到几个学员,他们都是被北京智诚鑫睿江主任给骗的,有的两万多,有的一万多不等。说起来都是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钱,都是普通的老百姓。

你们肯定还很关心老行,他的成绩比我好点,但是也是没过,他给我说,他之所以那晚信誓旦旦,就是因为他的机构给他打了保票,但是一看题,傻眼了,所以在这也提醒广大网友,无论机构给你打什么的保票,那都是不可能的!

前段头考试前,和一个做培训的聊了几句,他说现在一个一消证,一年也就万八,当然是交了保险之后的,我有些诧异,说前几年不是说几十万吗?他说那是前几年,现在考过的人多了,证多了,也就没那么值钱了。

以上是我自己的一个亲身经历,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让大家擦亮双眼,不要上当受骗,然后就是不要被一些培训机构给带偏了,理性选择,不盲目选择,用最快的时间,花最少的钱拿到最有价值的证。

版权为原作者所有,发布者:挂靠资讯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ko.cc/baike/114956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17:40
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17:46

相关内容推荐

挂靠咨询
挂靠咨询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